社科网首页|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五分快3彩票

哲思话语与精神美色——诗人谢克强散文诗评论

王志清
内容提要 [摘 要]谢克强的散文诗属于哲理性散文诗,主要集中在他的《断章》散文诗集里。因为其“决意站在思想的高原上”,而又理性抉择以散文诗的文体来呈现其对于社会与生活的深刻思考,加之他多年来诗歌创作的经验,具有比较强的“转化”和“升华”的能力,故而,其散文诗作品表现出一种人生与艺术共同飞升的人文境界和理性美度,展现出诗意饱满的艺术境界,成为一种具有丰富蕴涵的生命美学的文本,让人于其中获得了异乎寻常的艺术生趣,获得了精神澡雪而飞升的审美快意。 [关键词]谢克强散文诗;文体自觉;转化与升华
谢克强是个比较有名气的诗人,在物欲横流时依然对诗歌痴情不改,已经十分的不容易了;如今,他又涉足散文诗,在散文诗自己弄脏了自己而不甚名誉的时候,尤其显得难能可贵。谢克强的散文诗属于哲理性散文诗,哲理性的散文诗是不轻易能够写好的。然而这类散文诗写的人最多,写的也最草率,因而也最破坏读者的胃口。当克强将其获奖的散文诗集寄赠我后,笔者一直束之高阁。一次偶然的机缘,笔者偶尔翻翻,试着走近进了克强的散文诗世界时,即刻在克强的散文诗中寻找到了缺失已远的审美震惊。克强的散文诗,主要集中在他的《断章》 里,虽然此著出版于2002年,由解放军文艺出版社出版,如今读来,也依然能够让人获得一种异乎寻常的艺术生趣,获得精神澡雪的快感惬意,其作品中所表现出的一种人生与艺术共同飞升的人文境界和理性美度,让我们在对其美文的充分欣享与感受中,领略到其所创造的诗意境界和生命美学的丰富蕴涵。 一、精神美色的价值取向谢克强的散文诗,最重要的特点就是精神的活力和思想的深度。真难以想象,像谢克强这个出生在上世纪40年代的诗人,且有如此的青春活力,如此的精神热度和灵魂美色。读其散文诗,最最突出的感受是觉得其中充盈着一种磅礴之“气”,气血强旺,气血相生,血生气,气推血,血气方刚,血脉贲张。而正是这种气血所凝成的作品,显示出特殊的人性深度、情感浓度乃至哲学意蕴,而给笔者带来崭新的阅读经验和生命意义的反刍。英国著名诗人柯尔律治说过:“从来没有一个伟大的诗人,同时而不是一个渊深的哲学家。”笔者以为,即便不是伟大的诗人,要能够写出具有一定质量的诗来,也是应该是一个有思想的人,有比较深刻的思想。而比较好的文学作品,自然更应该是具有一定的思想深度、具有相当的精神崇高感的了。 然而,当下文学创作,最令人忧患的是崇高感的缺位。在人本主义解体的当下,人文关怀的失落,价值取向的转移,审美趣味也低下化走向,现代人面临着理性和科学的挤逼和压抑,于是,谢克强生成了一种时代特有的焦躁,生成了一种急切而无奈的拷问,克强在自序中写道: “还写诗吗?”不止一次,我被人问及。是的,还在写。如果对朋友善意的关切我可以这样简单地回答的话,那么内心无奈的追问却不是一句话可以回答的。是的,我感到了刺痛,不是为我,而是为诗。如今我们正处在一个匆忙而迷乱的时代,实用感性文化已经势如惊涛裂岸,人们沉沦于对于外来刺激的被动接受之中,主体性则转化为选择流行方式的个人行为。这种文化环境与诗歌高度个性化实在是相悖的,包括诗人在内的这个社会的灵魂生活,都在渐渐淡去,诗歌自然也陷于危机之中,艰难地生存着。在这个精神危机的时代,独立支撑而维护文学最后的尊严,谢克强的这种执著与坚持,也正显示出他的文学信仰和审美趣尚,表现出一个现代知识分子的精神修养。克强也想到过放弃,想到过逃避,但是,高度的历史使命感和社会责任感,以及对于民族文化未来走向的隐忧,使他选择了进攻,选择了独守,选择了用散文诗对终极关怀追问的形式。他说:每当有退却的念头来袭的时候,“我便成了我自己的鼓舞者”。虽然,“我知道,面对这个喧嚣的世界,诗人显得何等的无能和渺小。诗人拯救不了人类,也拯救不了自身,只能流行一行行情感的宣泄和思考的问号。于是我编选了这部散文诗,以期寻找灵魂的家园”(自序)。他也的确深知,文学在面对中的无能与无奈;但是,他还是企图通过革新散文诗的样式来表现他对社会、历史及人生的思考,真有一种殉情殉职的悲壮感。海德格尔认为:人在现实中总是痛苦的,他必须通过寻找精神家园来消解这种痛苦。当人们通过对时间、历史、自然和生命的思索而明了家园之所在时,也便获得了自由,变成了“诗性的存在”,因此也即是到达了与庸常的社会相对性的“神性世界”。谢克强正是因为渴望自由,他的散文诗才多了些深刻而沉静的反思的,有一首《沉默》(P12),全部照录:独坐窗前。/高昂的头低垂下来,呆滞的目光,如这夜一样深沉。我独坐沉沉的黑暗里。骤然,从夜的深处袭来一片毛茸茸的寂静,悄悄在我的身边弥漫。/寂静如水,渐渐淹没了我。//不是礁石远离海岸的沉默。/不是火柴躺在火柴匣里的沉默。//抬起头来。/蓦地,夜空闪着蓝光。啊,是我燃烧的烟头灼伤了夜。//我闭上眼睛,淡淡吐了一串烟圈,谁能说我的沉默不是点燃的导火索在默默燃烧,将预示一个撼天震地的爆响呢?散文诗塑造了一个“沉默”者的形象,一个思想者的形象,一个洞透生活真原面貌的敏感和清醒的独立思考的形象,那形象虽然处于“沉默”的静寂中,然而,却让人读出了激烈,读出了外在冷寂而五内如地火运行的鼎沸。这种“沉默”,源自于人性的深刻痛苦,是基于当下,基于生存,基于生命状态的思考。“独坐窗前”,这是作家为争取人格独立与人性自足而设定的特定环境,是作者在一种急不可耐的寻找中发现的灵魂栖息地。这种“沉默”,与当下的浮躁、焦灼和迷茫形成强烈反差;而这种“沉默”,既隐隐着一种惶惶不安的灵魂悸动,也孕育着一触即发“爆响”的新生,是困惑与坚定的情感交织。“用心做灯吧,我默默地拒绝着寂寞。我知道,如果一任无际的荒漠逐渐扩大,它将会吞噬生命的绿洲啊!于是,我拿起追求的笔,以笔做犁,在无边无际的荒漠里播种光明的种子……”(《寂寞》P60)这是一种生命焦灼而激生出来的文体自觉,表现出作者重塑历史精神的渴望,也表现出创造新的文体的自信。在散文诗创作上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印度伟大作家泰戈尔说:“艺术的主旨,也在于表现人格,而不在于表现抽象的与分析性的事物,它必须运用绘画与音乐的语言。这已经导致我们思想的混乱,即艺术的目的在于美的生产;然而艺术中的美只是手段,而不是它的完全的最终的意义。” 此论明确告诉我们,表现人格是第一位的,是目的,是归宿,是根本,是最终极的意义,而所有的艺术形式只是手段。所谓“人格”,首先是指个性的精神生活特征的总和,同时又是一种体现着社会共性的伦理学范畴。既不是孤立的“自我”,又不是抽象的“人格”,它有特定的个人精神生活的内容,是包括价值观、道德立场在内的总体特征和风格。“良心是人的内在信念,因而是使人遵守道德的内在力量” 。所谓“表现”,表现人格,或者是人格表现,或者说是表现在作品中的艺术人格,也许就相当于中国美学里的“骨力”、“气格”之类吧。中国艺术中的人格,是渗透着道德感的自我,又是体现了民族性格与华夏精神的大我,也就是中国知识分子所向来崇尚的理想人格。这种人格表现,或者说人格表现的理论,是中国美学的核心。以中国诗学理论观,文学作品中所映射出来的人格美色,是文学作品的最深邃而最核心的层面。在某种意义上说,文学作品中人格境界的高低,决定了文学文本的优劣。海德格尔也在《艺术作品的本源》里说:“艺术家是作品的本源。”正因为谢克强的政治关注与社会焦虑,要比一般人来得强烈,其作品对思想深度的追求,也就相应地来得执著,而其在散文诗中所折射出来的人格精神也就相应的来得强烈。因此,克强在更深的层次上对人生内省和社会关注,也成为他散文诗写作中的人性自觉。正鉴于此,在文学成为追求市场效应的商业化行为,而作家不再把文学创作当作精神的必需和生命存在方式时,谢克强则表现出对社会转型、价值失范、方位不明的精神漂流时代的深入反思,而坚守散文诗创作的严肃性和神圣性。我们不妨一读他散文诗的题目吧:《信仰》《目标》《追求》《希望》《信念》《精神》《牺牲》《真理》《青春》《憧憬》《生命》《意志》《灯塔》《使命》等等,当然还有爱情、命运之类。谢克强就是用这些习见的寻常题目,赋予了特定的人格观念或哲学理性,做出了文学负载社会精神的自觉承担,生成了人文忧患的精神焦躁,表现出作家渴望深度、抵制浅薄的文学操守。谢克强的散文诗的触角已经掘进到现代人人性的层面了,深入到当下思想世界的多元之中,他尝试着以散文诗的样式,直击和解答当代中国的一些精神信仰的问题。而这种哲理性散文诗文本,则是作家生命气格的凝聚,是作家主体精神的升扬。还是泰戈尔先生说:“一切抽象的观念,在真正的艺术中都是格格不入的。这些抽象观念如果想让艺术接受,就必须披上人格化的外衣。这就是为什么诗歌力图选择有生命力品质的词汇的缘故——这些词汇不仅提供信息,而且已经为我们的心所接纳,并且没有犹豫在市场上过于频繁使用而陈腐不堪。” 谢克强用散文诗表达了对于社会、人生见解的探索,从精神维度上看,他发扬了传统的追问精神,是对华夏历古优秀士人品格的承袭,关注现实政治、关注社稷兴亡、民族命运,进而关注人生、人性和人的生存状态、人的命运及生命价值,因而,他的散文诗写作状态,处于一种自觉承担时代命题的困惑中。而他的散文诗,则是具有了一定社会背景和伦理意义的个体精神生活的丰富内容。而从艺术层面看,他将其生存状态与理性思考以诗性转化,使其内心的情怀和人文精神完成了一种写作的价值追求和人性置换,而其散文诗的写作也就在这种嬗变和渐进中呈现出独特的风貌,其创作状态也就越发开放,越发自由。谢克强深有感悟地说:“从我的创作实践中我也感到也许我们不缺乏对美的感悟能力以及对美的想象力,而是缺乏博大精深的思想。”(自序) 二、理性抉择的文体自觉一个作家的创作理念是很重要的,关乎其作品的实际质量。是否明晰?是否自觉?是否现代?这是一个比较成熟的作家所首先需要特别在意解决的问题。谢克强的散文诗《路》,采用的是断章式的写法,充分开展,八方辏射,其中第十六节写得满含哲意:风一程,雨一程,风风雨雨又一程,走着走着,当我把路走得愁肠百结时,这才发现前面已无路可走。无路可走也好,我便走自己的路。可有些好心的人怕我迷路,总想给我找个向导,被我婉言谢绝了。有向导还有我的路么?人生的路,在探索中,在寻觅里。这是克强对人生的思考,何尝不能视为其对文学的思考呢?我们从中读出了具有独立人格的谢克强的精神状态。这何尝又不是他在文学中寻寻觅觅而另辟蹊径的形象写照呢?我们还是从其《断章》的自序中摘要几段来分析吧,看看谢克强的创作理念:曾经有人将散文诗比作‘盆景’,以说明它是一种小巧玲珑的袖珍文体。如果不无偏见地说,至少这是一种错觉。……散文诗不能因小而小,因短而浅,而是诸小怀大,绠短汲深。 正是由于简单化描摹某些生活现象而缺乏深刻的人生哲理的发现,减弱了散文诗剖析生活的洞察力与穿透力,使散文诗失去了应有的美感,也使读者的味觉渐渐疲惫与迟钝。 我认为,散文诗的洞察力与穿透力,就在于诗象之后,诗情之中的那种灵魂深处射出的思想之光,诗的感染力除了情感因素之外,在很大程度更在于感觉内部所包含的思想之果核并由此闪射出辉煌之光,只有这种辉煌的思想之光,才能点亮暗夜里无数双渴求的眼睛和心灵。综合谢克强的散文诗创作来读这些创作“感言”,我们对其散文诗的创作理念有一个总体认识,这就是他写作散文诗所具有的高度的负责精神。他的这种高度的负责精神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其一,表现为拯救的义勇。也就是说,谢克强的散文诗写作,首先是基于对散文诗现状的不满。自上世纪八十年代以来,散文诗复兴,繁荣一时。然而,一方面散文诗成为了细小摆设,远离政治,远离社会人生;另一方面散文诗成为了“青春鼓点”,图解社会,贴附政治。此两种情况,都是散文诗创作的轻易性所造成的。而轻易性的散文诗创作,使散文诗成为肤浅的诵唱,琐碎的情感记录,面目呆滞,而神情枯槁。笔者虽然也偶尔染指散文诗,同时也写作点散文诗理论,但是对散文诗的热闹和繁华却一直不能十分看好。我的第一篇散文诗理论文章 发表在九十年代,尖锐直言散文诗的弊端。新世纪后,我的散文诗理论文章没有多写,虽然耿林莽先生还对我寄予厚望,而我则似乎对散文诗越来越没有信心了,在我不多的文章里,有一篇文章也说到散文诗亟待自救的问题 ,表现出对散文诗的现状的深深忧患和困惑。正因为基于一种忧患与困惑,克强的散文诗写作便也表现出强烈的文学责任感,把散文诗当做一桩大的事业来做,而以其散文诗创作的实践来救弊。其二,表现为文体的自觉。散文诗并非是什么高贵的文体,但却应该是一种很特殊写法的文体,用波特莱尔的话来说,散文诗最本质特点就是用来表现灵魂的震颤的。换言之,散文诗是一种适合表现深刻思想和深沉情感的文体。笔者以为:散文诗还有一点尤其重要,就是其自由精神,是散文赋予它的自由精神,没有诗意的文字,或者光有诗意而没有散文的自由精神的,不能叫真正的散文诗。关于这一点,谢克强也是有深刻认识的,他在自序中说:散文诗的体裁形式“可以比诗更潇洒飘逸”。因此,原本以写诗为主业的谢克强写作散文诗,并非是诗歌写不下去了,除了是出于对散文诗现状的忧患外,更重要的一点就是出于对散文诗文体优势的看好。换言之,是其在生活与社会中所获得的感触与灵感,非散文诗这种文体而无法最有效地表达的需要。正因为如此,克强的选择不仅仅是自觉的,还是睿智的。他的这种自诗而散文诗的寻找和走向,决定了他散文诗写法的诗性走向,决定了他的散文诗往往是从人性、从人生哲学的方面来解读社会和历史的视阈。谢克强采用散文诗的形式进入到精神高地,以生命美学为底蕴,表现其人文关怀,表现其在困顿迷茫中而对心灵家园寻找的执意和自觉,人格的独立性和文化的自信心,促成了他散文诗所特有的“生命美学”的文本形态。培根认为:“大诗人与大艺术家,必须具有哲思的想象力。——它就是以心眼所看到的‘思想中的思想世界’。” 文学当以处理人的精神和灵魂事务为最高价值,谢克强的散文诗即表现出这种文学价值观和追求。而其对灵魂检点、对文化精神反省的自觉,与其社会关怀的悯情,生成了他“哲思的想象力”,使其散文诗在与生命转换、与灵魂对接、与精神的契合中,形成了作家的人性自觉和文体自觉,使其散文诗具有了诗性精神和哲思内核,成为“思想中的思想世界”。《文心雕龙•体性》里“赞曰∶才性异区,文体繁诡。辞为肌肤,志实骨髓。雅丽黼黻,淫巧朱紫。习亦凝真,功沿渐靡。” 刘勰在“体性篇”的结论中强调人的才能性情的决定性意义,同时,也十分看重文辞修饰的分寸,突出文学的表现性。因此,追求“散文诗的洞察力与穿透力”的谢克强,自然很注重散文诗的“诗象”,讲求“诗情之中的那种灵魂深处射出的思想之光”。因为其文体的高度自觉,决定了他的精神思考的文学本位的特征,使其“思考”的结果成为生命美学的文本范型,而不是哲学抑或是伦理的说教形态。谢克强寻找到了散文诗,寻找到了散文诗的合适表现,寻找到了使其人格与精神而在文学中转化、升华成为艺术象征的途径。他的《目标》是写寻觅的感受的,是写人生的寻觅,也是写文体的寻觅,作者在竭力铺排了许多的寻找之后,这样写道:我听见月亮忧郁地低吟着,而太阳也憔悴了,痛苦煎熬着灵魂,它们怎么也知道我没有找到你呢?但我深信,这个世界既然有